您的位置: 奎屯信息网 > 历史

盛华双杰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安份的想法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0:48:45

盛华双杰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安份的想法

刚刚走到山脚下,我眼睛余光就已经瞄到了山上的树林间,有人影在晃动,那些士兵根本就不会隐藏,而且还像似生怕我们跑掉一样,急三火四的从树林间向我们围来。

“站住!”

“不许跑!”

“敢跑我们就宰了你们。”

……

估计我们已经跑不出他们的包围圈,这些人立刻凶神恶煞的大吼了起来,同时提着各式的武器从树林中窜出,人很多,此刻我们能看到的就有上百人从树林中闪出,拦住我们的去路。

我们当然要做出很惊慌失措的样子,有一半是装的,但其实心里还是真有些害怕的,尽管知道这些散兵之前只是抢劫了过往百姓的钱财,没有伤人性命,但谁敢保证这些士兵现在不会丧失理智,不会杀越货。

所以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,随时准备大打一场,而且还是苦战,鏖战!

“妈的,是两个穷学生!”

“搜搜他们!”

见我们一身学生装,气质也像学生,那些士兵气恼着骂骂咧咧道,但依然跳过来四五个士兵,到了我们身边二话不説就粗鲁的向我们怀中掏去。

他们从润东哥身上掏出十几个铜币,而从我身上掏出了一个银币和几枚铜币,这是我们有意留给他们的

盛华双杰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安份的想法

,如果不让他们有所得,相信这些人也不会善罢甘休,免不了我们要皮肉受苦的。

比预想的还要多,这四五个士兵立刻面有喜色,他们立刻就开始分钱。

“你们从哪里来的?”这时一个士兵粗声竖目的问道。

“长,长盛沙城中。”

润东哥装着战战兢兢的样子答着对方的话。

平时看润东哥很直率的性格,也不会説谎,没想到此刻演起戏来却是演得入木三分,那胆xiǎo的样子倒真像似对周围士兵的出现全无察觉,完全是被吓得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
听到我们是从长盛沙城中出来,那些士兵立刻相互对望了一眼,然后他们又齐齐的转头看向了身后。

看来他们的头领在后面,顺着他们的目光,我们看到那些士兵的身后站着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,那人的特diǎn很鲜明,是个独眼龙,样子很是凶狠和彪悍,他左眼上戴着一个眼罩,仅剩下的一个右眼看起来充满狡诈和毒辣,不仅如此,他左臂上被一块粗布包着,那里渗出了大片的血渍,显然是受了伤。而且他身上穿的是甲胄与周围士兵明显不同,那甲胄虽然破损严重,不过依然可以看出是个军官的装束。

独眼龙听説我们是从长盛沙城中出来的,立刻狞眉大步走了过来,用他毒辣的独眼紧紧的盯向润东哥,恶狠狠的低声狞吼道:“你们是从长盛沙出来的,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要老实回答,如果敢説谎,我砍下你的脑袋,听没听到?”

听独眼龙的底气,实力已经在四五星之间,在士兵中这已经算是相当有实力的人物。

“是,是。”润东哥依然是惊慌的样子答道。

见到对方胆怯,独眼龙满意的抿下了厚重干涩的嘴唇,然后凝声问道:“我问你,现在长盛沙城内有多少驻军?”

听到这话,我们明白了,原来这些散兵在这里待了一整天没有进长盛沙是因为,他们不知道长盛沙城里的情况,害怕城中有大队人马驻扎,所以才迟迟没有进城,而他们显然不敢到城里去侦查情况,所以就来盘问路人。

但回答这个问题要xiǎo心了,因为他们肯定不止问过我们这一批人

盛华双杰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安份的想法

微低了下头后,润东哥马上又抬起头,然后像似努力要讨好对方一样的説道:“这位官老爷,现在长盛沙城中兵不多,我们刚才路过的地方,看到城边缘处只有二三百人在把守。”

我不知道润东哥是不是有意説出这个数字的,因为我们可以看到,对方在林间稀疏的站着也只有二三百人的样子。润东哥这明显是在给对方出难题,虽然长盛沙城中守军听上去不多,可守城一方毕竟有地利的优势,所以他们这些散兵想去骚扰看似防守薄弱的城市,实际是难上加难。

更何况润东哥只説是自己看到了二三百人,至于看不到的,没人知道是多少。

独眼龙的那只眼角剧烈的跳了跳,眼珠一转,他猛然狞起眉毛,伸出粗手一把抓住润东哥的衣领怒喝道:“你在胡説!我已经听説了,长盛沙城内的兵都已经被派了出去,现在长盛沙是空城。”

我攥紧拳头,显然对方已经知道了一些这方面的信息,不知哪个胆xiǎo的家伙把自己城市是空城的信息透漏了给这些人,这与润东哥刚才的説法相矛盾,这让润东哥的处境变得十分危险,我紧张的注视着对方,如果独眼龙再有什么举动我会立刻念出我的长刀,砍掉他抓着润东哥的手,然后带着润东哥一起冲出去。

“官老爷,我説的是真话,我来的时候的确是只看到这些兵,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带着你们去看看。”

润东哥看似惊慌,但他却毫不让步,咬定了説城中有兵,显然是不想让这些人去城中劫掠,而且润东哥的语气十分沉稳和强硬,此刻听起来倒像似理直气壮。

眼睛死死的盯着润东哥,独眼龙像似要看穿润东哥的心里,但却见到润东哥的态度异常坚定,独眼龙看不什么破绽,于是重重的把润东哥推开了,眼珠转了转,像似在思考,其实他问了两个人,两个人给了他两个不同的答案,他也不知道谁对谁错。

况且,老百姓口中説的长盛沙是空城,这并不能説明,整个城市连几百个人的士兵队伍也没有留,老百姓传话往往是夸大其词的。

“队长,我们怎么办?”

旁边有个士兵焦虑的问着独眼龙。

还不等独眼龙回答,周围的士兵就有人急切的插话道:“长盛沙那样的大城市,怎么可能没有驻军?我们去那里没什么好果子吃,我们还不如再去别处转转,找个xiǎo村庄之类的地方去抢diǎn吃的东西。”

周围士兵听到这话,立刻七嘴八舌的全插话説了起来。

“就是呀,我们再找找吧!”

“可是这里地形我们又不熟悉,已经转了几圈了,到哪里去找村子?”

“就是,説不定到处乱走,又会碰上对方的大部队。”

“这总比去大城市里送死的好。”

“但是我们现在马上就没了粮食,怎么办?难道饿死不成?”

“我们这些人还能饿死吗?可是去了长盛沙,就一定会死在里面!”

“我看你就是胆xiǎo鬼。”

“你胆大,你自己去呀!你怎么不去?”

……

“别吵了!!”

独眼龙突然一声暴喝,打断了那些人的争吵,他们是外地过来的军队,对这里的情况并不熟悉,又怕碰见对方的大部队,所以已经不知道何去何从,独眼龙涨红着脸还想训斥那些士兵diǎn什么,可这时突然看到我和润东哥还站在这里,他气得立刻对我们吼道:“还站在这里干什么?还不快滚!”

“噢!”

听到这话,我和润东哥立刻一溜烟的xiǎo跑着逃离了这里。

总算是了解了对方的情况,我们这次的侦查任务完成的很顺利,对此我很满意,扭头,我笑着看向润东哥,相信他也一定很开心。

但此刻我见到,润东哥并没有看向我,他依然是紧绷着脸,脑袋左转右转的向周围山上仔细的看着,像似在查看着周围山林中的情况,很是郑重的神情。

润东哥办事认真,他是个较针儿的人,我是知道的,他一定是在找周围还有没有隐藏的散兵游勇,我这样想着,不过我做为七星斗者,并有着猎人敏锐的感觉早就确认过周围没人,于是我对润东哥説道:“他们应该就这两百多人,周围已经没有其它的人了。”

diǎndiǎn头,可润东哥的脑袋依然在四处张望着,同时应了我一句道:“我是在看这周围的地形。”

“看地形?”

我很奇怪的看了眼润东哥,这让我很是不解,心中有丝疑惑忙问道:“你看地形干什么?”

见我们已经跑出了那些散兵的视野,润东哥这才放缓了脚步,对我解释道:“虽然这些散兵看样子暂时不会进长盛沙城,但相信这些散兵还是要去四处劫掠,我们不能任由他们这样到处去作恶,最好我们有什么办法,可以把这些散兵全都抓起来。”

“什么?你想把这些散兵全部抓起来?”

听到这话,惊得我差diǎn砸掉下巴,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摔个跟头,对方那可是二三百人,虽然是被打败打散的士兵,但那毕竟也是正规的士兵,这无论怎么説都太冒险了,我忙提醒着润东哥道:“营长吩咐我们出来,只是来侦查的,况且你要知道,我们学校的只是学生军,是一群学生,不是正规军。”

但等我説完这句话后,我见到润东哥似乎根本没有听我后面在讲什么,他依然在凝着眉,在思考着,想必他一定还是在盘算着他自己的计划。

我知道,自己后面的话白説了,以润东哥那倔脾气,他一定是又钻到他的牛角尖里去了,他想做的事情,总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去试试的。而且,他遇到问题,不会停留在表面去敷衍过去就完事。

就比如现在,面对散兵有可能的骚扰,他很难会像其它人那样,坐在城市里祈祷散兵不要进城,祈祷着散兵不要来抢劫我们这里。

润东哥更喜欢的做法是,走出去,迎着问题上,把问题直接解决掉,这样他才会安心坐下来。
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哪儿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哪个区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哪块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近哪个公交站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地方在哪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